本馆快讯

NEWS

当前位置: 首页> 本馆快讯> 新闻
讲座纪要|中国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理论与实践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-06-19 点击次数:69

2018611日晚,一场细雨驱散了京城的热浪,我校民族博物馆的会议室里灯火通明,民族文化宫博物馆馆长、展览馆馆长们发延研究员应邀前来做了题为“中国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理论与实践”的讲座。讲座由我校民族博物馆少数民族文物研究所的郑喜淑老师主持,博物馆各部门的老师和文物与博物馆、历史学两个专业的部分研究生前来聆听了讲座。

们发延老师的讲座分为五个部分,第一部分是本场讲座的前言。们发延老师在这一部分中讲到了鉴定少数民族文物的基本要素:民族属性、所属地区、历史年代、用途、文化内涵,少数民族文物的鉴定离不开这五个要素,而一般文物的鉴定则首先鉴其年代,与少数民族文物的鉴定有所不同。随后,他讲到,文物保护的特点在于长久地保护文物的完整性和本来面貌,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需遵循保护为主、抢救第一、合理利用、加强管理的保护方针,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方针为保护为主、抢救第一、合理利用、传承发展。1987年国务院《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通知》中提到:加强文物保护,是文物工作的基础,是发挥文物作用的前提——这就是“保护为主”的实质。1992年的首次全国文物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上述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方针,而此方针在2002年被写入《文物保护法》,正式确定其法律条文地位。们发延老师还讲到,我国文化遗产保护的总体目标由2010年提出的“初步建立比较完备的文化遗产保护制度,文化遗产保护状况得到明显改善”发展为2015年提出的“基本形成较为完善的文化遗产保护体系,具有历史、文化和科学价值的文化遗产得到全面有效保护;保护文化遗产深入人心,成为全社会的自觉行动。”



第二部分的主题是少数民族文物的内涵及其基本特征。们发延老师首先讲到了民族的定义:具有共同语言、共同地域、共同经济生活、共同文化特点、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共同体。以及我国少数民族居住地的地域特点:多为高原、荒漠、草原、石山。随后,他援引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》和《中国大百科全书·文物与博物馆卷》中的相关内容对少数民族文物的概念作出阐释:少数民族文物是“反映历史上各时代、各民族社会制度、社会生产、社会生活的代表性实物”“民族文物是反映一个民族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遗迹和遗物,具有本民族的特色。它们从不同侧面反映了一个民族近现代的社会发展、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,是研究民族历史,特别是研究少数民族历史的实物资料。”

关于少数民族文物出境年限问题,们发延老师指出,1960年的文化部《关于文物出口鉴定标准的几点意见》中曾有过规定:“少数民族的文物,1949年以前生产的暂时一律不出口。”2007年,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《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办法》和《文物出境审核标准》对此作出较为详尽的规定:“今后,除出境展览文物和临时进出境文物外,以1949年为主要标准线。凡在1949年以前(含1949年)生产、制作的具有一定历史、艺术、科学价值的文物,原则上禁止出境。其中,1911年以前(含1911年)生产、制作的文物一律禁止出境。”“少数民族文物以1966年为主要标准线。凡在1966年以前(含1966年)生产、制作的有代表性的少数民族文物禁止出境。”



关于少数民族文物分类的问题,《文物出境审核标准》将少数民族文物分为:民族服饰、生产工具、民俗生活用品、建筑物实物资料、民族工艺品、宗教祭祀、礼仪活动用品、文献、书画、碑帖、石刻以及名人遗物等8个类别。们发延老师认为,按照不同的分类标准,少数民族文物有不同的分类方式,其可分为广义和狭义少数民族文物;古代和近现代少数民族文物;可移动和不可移动少数民族文物;物质和非物质少数民族文物。

们发延老师还展示了一些少数民族文物的图片,以使师生们对少数民族文物的分类有更直观的认识。之后,他讲到了民族文物的基本特征:民族性和地域性,物质性和精神性,时代性和时间性,不可再生性和不可替代性,价格的客观性,作用的永续性。

第三部分的主题是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的历史和现状,这一部分分为两点,第一点是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的历史。关于这一点,一是少数民族文物得到调查、征集、保护和整理。1949——1966年的17年中,收集40多个民族的文物达23000多件,照片10000多幅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1984年,国家民委和文化部文物局联合召开了全国少数民族文物工作会议,与会代表向全国发出了关于抓紧抢救和保护民族文物的呼吁书。1998年,国家民委和国家文物局联合在广西召开“全国少数民族文物工作会议”。会议总结了改革开放以来少数民族文物工作取得的成就,对少数民族文物的进一步抢救征集、收藏保护工作提出了很好的意见。少数民族文物工作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。二是建立了一批民族博物馆和民族文物保护机构。中国的民族博物馆起源于20世纪初期,1914年筹建的华西协和大学博物馆是我国最早的民族学博物馆。建国后,1959年建立的民族文化宫博物馆是新中国第一个国家级综合民族博物馆。至今,我国已有民族类博物馆近400座,20余个少数民族已经拥有自己的博物馆;少数民族聚居的西部12个省区,拥有各类博物馆500余座;30个民族自治州,120个自治县大部分都建有民族博物馆。三是举办了一大批风格各异的少数民族文物展览,如“中国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系列展”、“西藏民主改革50年大型展览”、“傩魂神韵——中国傩戏傩面具艺术展”等。四是少数民族文物研究成果的编纂出版,其中对古代铜鼓进行研究的书籍、著录有《铜鼓史话》、《中国古代铜鼓图录》、《铜鼓艺术研究》、《古代铜鼓通论》等;对西夏文物进行研究的相关书籍有《西夏文物图录》、《西夏文物研究》等;对其它少数民族文物进行研究的书籍有《中国边疆民族地区文物集粹》、《内蒙古出土文物选集》、《新疆古代民族文物图录》等。对少数民族文物工作的研究有《民族文物工作通讯》(我国第一个全国性民族文物专刊)、《民族文物研究论文集》、《民族文物通论》等。

五是少数民族文物保护单位的确定和公布。截至20世纪末,国务院先后批准公布了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共计750处,其中与少数民族有关的文物占总数的五分之一多,各级民族自治地方也确定和公布了文物保护单位。在民族自治地方确定和公布的文物保护单位中,大多为少数民族文物。六是重点文物的保护、维修和重建。国家重视对少数民族文物的保护、维修和重建。先后对一批少数民族古建筑、古遗址进行了保护维修。如布达拉宫、大昭寺、塔尔寺、拉卜楞寺、同心清真寺、增冲鼓楼等。七是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的法律体系基本形成。建国以来我国制定了一系列的文物保护法律、行政法规、地方性法规和行政规章,它们大都有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的相关内容,少数民族文物保护有了一定的法律依据。们发延老师援引《宪法》、《文物保护法》、《内蒙古自治区文物保护条例》、《云南省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》等法律法规、行政规章中的相关内容对此进行了进一步的介绍。

这一部分的第二点是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的现状,们发延老师指出,我国的许多民族文物正面临迅速失传(如赫哲族鱼皮衣、鄂伦春族狍皮衣等)、外流现象严重等现状,馆藏民族文物的保护缺乏力度(部分博物馆库房条件较差),相关人才短缺的现象不容忽视。

第四部分是对少数民族文物保护对策的思考,这一部分较为简短,们发延老师对少数民族文物保护提出了五点对策:要加强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理论的体系的构建;必须大力开展少数民族文物的抢救性调查征集工作;要加强少数民族文物的环境保护工作;要加快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的法规建设步伐;加强对少数民族文物的开发和利用工作。



第五部分是讲座的结语部分,们发延老师提到,中国少数民族文物保护协会第五届工作报告中,把“构建中国特色少数民族文物保护理论体系”作为这一届班子重点工作,并列入十三五重点课题。其符合习近平的文物观以及治国理政的新思想新理念新战略,符合中央关于文物工作的文件精神,具有前瞻性、战略性。

最后,们发延老师与民族博物馆各部门的老师就馆藏民族文物的保管、文创产品开发等问题进行了交流。


(整理人:2017级文物与博物馆硕士赵坤,图片提供:2017级文物与博物馆硕士王瑞丽)





Copyright © 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博物馆 All Rights Reserved